狂人日记

狐狸藍

边城诗社:

文/青铜

處暑孤單的狐狸藍,

霜降時她開花。

我等待雪落在你的屋頂,

穿過遮蓋天堂的積雨雲。

那朵花蕊身处逆流,

在羽毛和深海中輕聲細語。

 

一朵腐爛在急速墜落,

我獨守醇厚甜香的春末。

周身的空氣狂躁而灼熱,

滾蕩而起宏大的血色。

這些漫長交錯的天幕和霞光,

紅是笑顏而藍是淚啊。

 

我們在各異的時空裡相互悲傷;

子夜微醺而擲地有聲。

如同我把一支圓珠筆插進你的眼皮,

你也用哭泣灌滿了我的口鼻。

若我呼喚你的名字,

下一秒就將碎成片片。

 

一周後我和这个夏天都將变成回忆,

月亮和無數次心悸都只是虚惊;

如果你的吻可以被忘记,

冬日将很快来临。

燃在墳前的狐狸藍,

她笑著陪我等待天明。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狂人日记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